xunnnnn

有脑洞没文笔有男人没钱

自习课 09引力

“真羡慕你人缘好”常有人这样说蓝图。只有蓝图自己心里清楚,哪有人缘不人缘的,一直都是他死撑出来的。有时他也感到很累,不想不停地、热情地、跟那些人打招呼开玩笑。但这些一直以来早已有了惯性,成了他真实性格的一部分,是他的生存方式。而袁也在这方面跟蓝图几乎完全相反。他虽不主动惹人讨厌,但也从不刻意经营人际关系,因而交际圈不大。袁也在同学老师眼中总是一副自在的样子,有时甚至有那么点目中无人的意思。话不多,但也不介意与人聊天的一个人。
蓝图觉得袁也之所以吸引他,其中一个原因也许是因为袁也正好符合自己性格的另一面,那个一直隐藏在“交际花”之下的,无出头日的那个自我。
那天轮到班上部分同学去市图书馆做义工。蓝图组长拿到名单,一眼就看到了那个两字姓名。
图书馆的工作人员指导安排后就离开去工作了。分配书架分管时,蓝图站到了袁也身边因而被分到了一起。
这层都是儿童图书,加上是周末,一波波家长领着蹦跳嬉笑的小孩在在书柜间来往翻找。
班上一位女同学叫蓝图和袁也帮她搬几打书给那边几位家长。蓝图绽放出可爱漂亮的蓝图式笑容:“好的没问题!”袁也见他回复了,便没再说什么开始搬书。
蓝图正看着把书一本本叠起来的袁也,寻思着什么。袁也的嘴角突然撤出一道没忍住的笑。
“你笑什么?”
“没什么”袁也回答,接着又噗地一声笑出来。
“喂喂你到底笑什么?!”蓝图看袁也噗噗笑自己也忍不住笑。
“这回才是真的吧,你刚才的假笑,非常假。”
“我靠”蓝图抄起一本书作势要打过去。
蓝图低着头做着这个动作,他不知道他此刻是什么表情。听袁也讲那句话时,他的心停了一拍。他觉得有什么东西被打开,光射进来,刺眼难耐,但感觉不坏。

志愿工作完成了,蓝图和袁也以及班上几个人一起去吃午饭。
蓝图一直跟袁也并肩走着,落座时也便自然地坐在袁也旁边。
“喂喂,蓝图还有xxx你们是怎么回事”,一个爱起哄的男生对着坐在袁也左右的两个男生说:“你们懂不懂事啊,不留个位置给秋秋。”秋秋是那个今天让蓝图和袁也帮忙搬书的女生,平时在班上挺安静的,人长的不够十分漂亮但也有七分可爱。听到这话秋秋立刻躲到了里一个女生的身后。
蓝图从没听说也看不出来秋秋原来喜欢袁也,他不被察觉地愣了一下,发现自己这边比较方便站起来换地方,于是蹭地站起身让出位置,开出一个漂亮的假笑后装作害怕的样子:“对不起对不起我坐错了抱歉”。秋秋本不愿过去,但所有人都不坐那个位置,秋秋推辞来推辞去只好在另一个女生的陪伴下坐了过去。
蓝图凭本能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后,终于进入有意识的状态。看着对面的袁也和秋秋,他发现自己生气了。靠老子凭什么让开。但那个时候也只能让开了。他回忆起自己让开座位时其实带着些“不能让人觉得我很想挨着袁也”的心虚。他觉得......
“蓝图你看看想吃什么”一份菜单递了过来。
“啊好”他接过菜单看起来,其实只是盯着菜单上一个番茄的图案,心里冒着一股夹杂多种不知名感情的火。
不就是挨不挨着坐嘛。
啊可是,可是,就是莫名地......
这时他的余光感受到秋秋好像在跟袁也讲话。袁也,他会是什么反应?
这滚犊子的笑着跟秋秋聊天!
可是!不就是讲讲话嘛!
蓝图度过了炼狱般的一餐。
他压制住自己想站起来上前把谈笑的袁也和秋秋拉开的冲动,洋装淡定地吃饭交谈。右手拿着勺子大口吃肉,左手在桌下无意识地攥紧了拳头。他的余光一直看着那边,拉开那两人的冲动一直往他的头顶钻,他憋得难受,待一行人准备起身回图书馆时,精神都有些恍惚了。
大家在餐厅门口分别。在袁也看来因为家挨得近于是他跟蓝图一起走。
但在蓝图看来真是天助我也,扬眉吐气的大事情。
路上蓝图心情愉悦,嘴角一直带着浅笑。
袁也看在心里,但也懒得问他发什么春。
快走时书包里的物品撞了一下袁也的背,他这才想起来一趟想顺便还书:“唉呀要不蓝图你先走吧,我忘还书了”
“那我跟你一起喽”蓝图毫无空隙地接上袁也的话。
“不拖你时间了,你先回去吧。”地铁门打开袁也跨了出去,准备坐对面相反方向的车回去。
蓝图当然也跟下来了。
“......不是说”袁也歪头看了看蓝图,既然人都下来,他也不再说什么了。
两个人沉默着走着,也不知说些什么。蓝图发现在学校也总是讨论题目,吐槽同学和老师,而且净是些短促的交谈,三言两语后便俯首书本。
蓝图有的是交际本事,但他今天知道了袁也能看出他是在应酬还是发自真心。
难道没了虚伪的话语他蓝图就无话可说了?!原来自己是个这么无趣的人啊。
蓝图的心有点痛。
真实的自己就是这样无趣的人,没有人会喜欢自己吧。他当然不会喜......蓝图毫无防备地沉浸在自己的思想里,目光无意识地移向袁也的侧脸。
“怎么了?”袁也这一声惊醒了蓝图,蓝图有些不知所措地回答没什么。
“你干嘛?累了吧,都说你不要来了。”袁也说。
“没没,我精力足的很,劳您担心。”蓝图笑了笑,看起来轻松欢快。
“嗯......你要还什么书啊?”蓝图问。
“”袁也回答,“你怎么了,你是不是要问我什么?”蓝图吓了一跳,停下脚步,瞪大双眼看着袁也。
“还是说你要说什么?”袁也看蓝图反应这么大,心想果然,蓝图这人从刚才起就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“没什么没什么真没什么”蓝图摇摇头,准备迈步向前走。
袁也不知为何对他这样子有些不爽,一闪身挡在蓝图面前。
“啊?干嘛...不是要回去还书吗......”蓝图的声音越来越小。
“说吧我听。”袁也认真地看着蓝图。
“真没什么啊......啊,啊,就是觉得语文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学了”蓝图看看左边看看右边,不敢直视袁也。他突然发现自己现在这样真是硬气全无,跟个小瘪三似的。
“是不能告诉我的吗?”袁也反问道。

我的猫就是最可爱的

挂花仔@花仔只有一只 ,歌词翻得贼6,小心我再写xggx你

胜负难分

光一紧紧扣住剛的手,攒成一个拳。剛能感受到光一布着薄茧的手指粗糙的触感,手心掌纹里的一道道沟壑。热量从掌心一圈圈传出,传到剛的手腕、胸口、心脏。剛知道对方开始用力了,于是也同样不服输。有青筋在手上凸显颜色,红色的血液在里面流淌,力量传到全身。他感到大脑逐渐混沌,除了光一的脸什么都看不见,也许再加上眼前的额间有一滴汗。除了光一的声音什么也听不见,确切再上加心跳砰砰的胡乱节奏。力道加大,心跳加速,剛忍不住从喉咙里发出些许细小的呜咽,被齿关舌尖悉数接收。一秒如一年般漫长,剛不知道光一什么时候才能放过他。好胜心有些被滚烫的汗水浇灭,但还有些在细胞里叫嚣。他的手渐渐被抓得有些失去力气,指尖有些松开。光一抓住这个时机———




“时间到!!!KinKi的掰手腕大赛仍然没有决出胜负!!!看来二位真的胜负难分啊!!!”

“我都说了我们掰手腕从来都是平手的嘛!嘿嘿嘿。”

说着这话的光一露出了狐狸笑容,因为他抓住最后的时机又好好摸了一把同事的小手_(´ཀ`」 ∠)_










突如其来的智障脑洞_(´ཀ`」 ∠)_

魔幻

我梦见堂本光一成了我高中物理老师???还教得贼好???真的!!真的好帅!!!因为老师太帅而好好学习是真的!!!!我完全沉浸在课堂之中!!!我高中都没这么认真听过课!!!好帅啊啊啊啊啊

wowaka唱歌也太好听了吧

@花仔只有一只 说到做到2

花仔肚子痛。
她在床上缩成小小一团,捂着肚子,断断续续地喊着:“sho......sho酱..........”
樱井翔在床头看着花仔,手足无措。每月的这个时候花仔都会痛一天,樱井翔不是很懂,也没有办法。他只能一直一直地站在床头,陪着花仔,觉得这样能让花仔好受些。

“要不........”

花仔抬眼看樱井翔,准备迎接他的下一句话。

“要不你吃些东西会不会好受些?”

花仔虚弱地问:“吃什么?”

樱井翔一下来劲了:“慕斯、西米露、奶油泡芙、蔓越莓司康、鲜奶吐司、冰淇淋奶酪、葡式蛋塔、嘉莉朵、波地夫、铁鲁、香草布丁、果仁布朗尼、巧克力奶昔,冻芝士蛋糕、黑森林蛋糕、马卡龙...诶花仔你干嘛!”

刚刚还躺在床上缩成一团的花仔径直从床上跳起来,打开门就把樱井翔往门外推。

“诶诶诶你别推我你要不多喝热....”

“砰!”

门关上了。

@花仔只有一只 说到做到

厚外套下的樱井翔裹着深秋的寒意,在家门外呼出今天最后一口若有若无的白雾,拿出钥匙。刚落锁,就看见花仔脸颊通红地站在离自己不远的前方。粉色的柔软绸缎在她雪白的脖颈上圈成一个漂亮的蝴蝶结,视线下移便是能隐约看到肤色的薄纱睡裙。她嘴角抿出一个弧度,小步向樱井翔走来。也许是害羞,也许是地板带着些许凉意,脚趾稍稍蜷缩在一起。她终于在樱井翔面前站定,唇瓣之间掀起轻微气流。


樱井翔只觉得轰的一声大脑充血,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------


“你肯定很冷吧!秋天要多穿点衣服!”说着樱井翔立马把身上的厚外套脱下来披到花仔身上,还贴心地拉上了外套拉链。他拍了拍花仔的肩膀:“女孩子要学会照顾自己,着凉了怎么办!”